金沙官网网站: 军事 2019-03-22 13:10 的文章

立功喜报:距离“夫君们让我捏一下喜”到家门有多远

    军功,不是你说立就能立

    立功喜报,是指向立功军人家庭报喜的书面材料。

    没有一张立功喜报是随随便便得来的,荣誉的背后是艰辛。与新疆军区某装甲团几名立功受奖的官兵交谈,笔者有这样一种非常强烈的感受。

    “军人用汗水和血水浇铸的荣誉,没有切身体会的人,是掂量不出其分量的。”该团参谋长周志刚,对官兵每一个来之不易的荣誉都会高看一眼、看重几分。

    去年6月,“国际军事比赛-2018”“苏沃洛夫突击”步战车组项目备赛场上,中士吕玉生驾驶步战车在赛道上飞奔。为缩短越障时间,通过前方崖壁时,他没减速,驾车直接冲了上去。结果,他的下巴狠狠撞上驾驶室前沿,磕开了一道隐隐可见骨头的血口子。

    吕玉生强忍疼痛,驾车继续突击。为不影响备赛进度,伤口缝合第3天,他就重返训练场。最终,吕玉生与本组队员一起,打破该项目比赛纪录,夺得单车赛冠军。吕玉生个人被大赛组委会评为“最佳驾驶员”,后来荣立个人一等功。

    “受伤失利还要追逐冠军梦,很重要的一点就是,我们的官兵有一颗金子般的荣誉心……”该团政委樊江伟在一次宣讲中这样讲道。如何呵护官兵的荣誉心,是他思考最多的一个问题。

    2017年8月,该团四级军士长高天龙和下士朱鹏,代表中国陆军参加“国际军事比赛-2017”“军械能手”项目比赛,高天龙夺得榴弹炮修理冠军,朱鹏夺得轻武器修理和射击冠军,分别荣立个人一等功。

    一等功奖章、证书和喜报发到该团后,团里第一时间召开表彰大会。随后,部队派出财务股股长陈奇、管理股股长王为,分赴高天龙和朱鹏的家乡,协调当地政府和人武部,举办隆重的仪式,将喜报热热闹闹送到他们家中。

    在军地领导、学生和乡亲们的簇拥下,礼仪队在道路两旁敲锣打鼓、燃放鞭炮。高天龙身披绶带、胸戴红花、手捧鲜花,走进位于甘肃省民乐县新天镇高新村的家。

    高天龙父亲接过喜报的那一刻,激动得说不出话来。妻子在一旁幸福得直掉泪,5岁的儿子喊着让爸爸将大红花戴到自己胸前。

    以同样高调的方式收到喜报的还有朱鹏。他说,从没想到自己能与县里考上清华的“状元”一样风光。

    从湖南省新邵县人武部政委李金民手中接过喜报和慰问金后,朱鹏76岁高龄的奶奶不停地向孙子竖大拇指。更让她没想到的是,从那以后,十里八乡到家给朱鹏介绍对象的人一下子多了起来。

    除了“立功喜报送回家”,该团还有更多暖心举措——

    去年初,该团四级军士长程江家属刚随军,就在新建士官家属楼分到一套住房。这得益于该团《随军官兵荣誉积分办法》中的一个条款——荣誉积分高者,可在同等条件下优先选择住房。

    去年12月上旬的一天,凌晨4点,气温降至-13℃,全团官兵站在营门两侧,静待功臣回营。原来,该团12名官兵参加了全军“先知·兵圣-2018”战术级人机对抗挑战赛,一举取得8个项目的大奖。令他们没想到的是,全团官兵专门为他们举行了一场盛大的欢迎仪式。

    前不久,上级比武竞赛任务刚下达到该团,官兵们就争先恐后报名。练兵场上,为荣誉拼搏的身影越来越多。

    今天,我们让夺得荣誉的官兵风光无限;明天,就会有更多人激情无限地夺得更大的荣誉。

    喜报,到家不该“静悄悄”

    其实,上士刘中春去县里人武部“领”喜报时,也问过人武部的同志,为啥没有敲锣打鼓送到家里。

    他得到的答复是:“咱们县立三等功的同志比较多,我们人手不够,只好通知本人或家属来领取。”

    “呵护官兵的荣誉心,我们部队尽全力做好,但官兵家乡的民政部门和人武部能不能做好?我们心里没有底。”该团政委樊江伟说:“按理说,作战部队不应该直接把官兵们的立功喜报送回家。只因这些年官兵们的喜报在回家路上遭遇了太多失望,不得已,我们才亲自去送。”

    为此,笔者连线了几名在人武部工作的同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