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官网网站: 军事 2019-03-22 15:53 的文章

美军空中力量正张安妮失学事件在进入“F-35”时代

    不久前,美国国防部发布的2019年《导弹防御审查》报告明确表示,F-35战斗机已经具备跟踪和摧毁敌方巡航导弹的能力,并将在未来配装拦截弹,从而能够在助推段击落敌方的弹道导弹。这意味着,美军正在逐步将F-35战斗机打造成一款具备多种作战能力的“超级战机”,这也是美军为这款备受诟病的新型战机“正名”的最新举动。

    美军不断为F-35增补新能力

    从2017年开始,美军就提出了以F-35战斗机为基础发展空基助推段反导能力的构想。2017年11月,美国空军F-35战斗机项目办公室主任就透露,如有需要可使F-35战斗机在3年内具备空基助推段反导能力,即发射AIM-120D空空导弹拦截处于助推段的弹道导弹。

    2018年1月,候任的美国国防部副部长迈克尔·格里芬明确对此表示支持,并指出这种技术“非常可行”。同年4月,美国国防部导弹防御局局长声称,F-35战斗机将于2025年具备探测、跟踪弹道导弹能力,甚至有可能直接实施拦截,这将为美军未来的弹道导弹防御作出巨大贡献。

    经过数年的发展,从技术和性能角度来看,F-35战斗机确实已经具备了实施空基助推段反导的技术支撑。F-35战斗机本身具备优异的隐身性能和极大的作战半径,使其有能力深入敌境并尽可能近地靠近敌方弹道导弹发射阵位。F-35战斗机配备的AN/AAQ-37光电分布式孔径系统和AN/APG-81有源相控阵雷达等机载任务系统经过多次试验,已经验证具备了发现、跟踪弹道导弹的能力。美军长期在空基拦截武器方面的技术积累也为F-35战斗机提供了可靠的拦截手段选择。这些成熟的技术条件使F-35战斗机具备了融入美军反导体系的技术基础。

    F-35战斗机近年来一直在进行不断的技术更新和升级,以整合更多的新功能。如按照美国空军的计划,将于2020年或2021年前完成F-35A战斗机的第四次更新,从而能够整合英国、土耳其等部分合作国的武器,可发射诸如“小直径炸弹”和GBU-54炸弹等先进弹药。同时,F-35A战斗机正在使用最新的任务数据文件“威胁数据库”,以识别全球关键地区的敌方威胁,从而执行攻击、监视等任务。

    今年2月28日,美国BAE系统公司宣布,该公司已经完成F-35战斗机电子战的升级改造,成功将新技术融入机载ASQ-239电子战系统。该系统能为飞行员提供实时战场空间态势感知和快速反应能力,以及完全集成的雷达告警、目标瞄准支持和自卫能力,从而使其能够对抗、干扰或规避威胁。为此,美媒表示,F-35战斗机代表了一种武器系统技术的革命,因为它将同时在空域和电磁频谱域两个战场域中作战。

    美军还在不断为F-35战斗机研制更先进的武器装备。2018年7月3日,英国媒体报道称,洛克希德·马丁公司正在考虑未来为F-35战斗机配备激光炮塔,以使其能够发射高能量的激光杀伤敌机,从而大大提高空战能力。今年2月8日,英国《简氏防务周刊》网站报道,美国海军航空系统司令部正在计划为F-35C战斗机配备一种新型远程隐身空地滑翔导弹——AGM-154,其最大射程130公里,可配备483公斤的钻地高爆战斗部。据悉,这一隐身导弹与隐身战斗机的“双隐身组合”,将能够在560公里外对他国战舰构成严重威胁。

    F-35战斗机已经大规模成军

    自F-35战斗机出现以来,对它的质疑之声就没有停止过。美国《国家利益》网站今年1月21日发文称,F-35是有史以来最失败的五型美国战斗机之一,并列出了四大理由:设计目标未能实现、服役时间一再拖延、预算大幅超出、能力不足以应对新挑战。

    文章指出,F-35“联合攻击战斗机”这一名称就代表了设计者对该型战斗机“无所不能”的定位,诸多过高的设计指标无法实现,最终成为“一无所成”的典型。然而,最让国内外客户难以接受的就是拖沓不前的生产进度。以美国海军为例,由于F-35C战斗机的进度严重滞后,拖延了美国海军的换装进程,在迟迟等不到新战机的情况下,美国海军只能将封存的F/A-18C重新启用来弥补战机数量的不足,甚至考虑可能直接再向波音公司下订单购买F/A-18E战斗机。

    但是,从2018年开始,F-35战斗机的产量正在提升。2018年12月20日,洛克希德·马丁公司宣布交付2018年第91架F-35战斗机,至此完成了全年的交付数量目标。而此时F-35战斗机的总产量已达350~360架,大幅超过世界上包括F-22战斗机在内的所有其他第五代战斗机数量总和。2019年,洛克希德·马丁公司计划总共交付130架F-35战斗机,产量较2018年增加80%。据统计,至2018年年底,全世界已有10个国家使用了F-35战斗机,部署在全球范围内的16个基地,训练了730多名飞行员和超过6700名维护人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