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官网网站: 科技 2019-03-22 15:21 的文章

李晓维:祖国,我婴儿太子妃把科研事业献给您

  新华网北京3月21日电 题:李晓维:祖国,我把科研事业献给您

  新华网记者 陈听雨

  在我见到中国科学院计算所研究员、计算机体系结构国家重点实验室常务副主任李晓维之前,分别听到他的两位同事谈起他,都脱口而出了同一个词:“7-11”。

  李晓维没有选择在高大上的实验室或冷冰冰的机房里接受专访,而是在他位于计算所的办公室。

  走进他的办公室,扑面而来的是生活气息和个人风格。

  书柜占了一整面墙,满满一柜书中夹杂着各式各样、印着不同会议标志的杯子;奖章、奖杯和奖状中点缀着孩子的照片和工艺品;书柜对面的墙上是李晓维自己的书法作品;会议桌上,十几枝笔整整齐齐地码放,笔尖朝着同一个方向。

  办公室的每个角落都传递着这样的信息:它的主人在这里度过了大把时光。

  “我的确是拿办公室当书房了,在这儿呆的时间很长。”李晓维一边耐心地配合摄像机调整坐姿和角度,一边介绍,“我每天七点半左右、八点之前肯定到办公室了,晚上十点钟走算早的,一般十一点。”

  “7-11”,我明白了李晓维这个“外号”的由来。

  图为李晓维。新华网 周靖杰 摄

  勤奋:做科研的基本要求

  李晓维的工作和生活是揉在一起的,很难划出清晰的时间或空间界限。

  “白天上班的大部分时间我都用于行政和业务管理、学术交流和各类评审,主要就是为别人服务,工作日的夜晚和周末是属于自己的时间,可以认真思考问题,做创新性研究,有时和学生探讨问题到深夜。做科研不是朝九晚五的,我早就习惯了。”

  每天“7-11”的工作模式,一周7天,几十年的科研道路。在李晓维看来,“这个劲头不是靠喝咖啡能喝出来的,更不是为挣一份工资来上班。做科研好辛苦的!一定是来自内心的动因才能驱动。”

  在计算机技术和信息产业,过去30年,中国基本上走过了一些发达国家历经五六十年才走完的路,靠什么?李晓维的答案是,靠自主创新,靠一代代中国科研人员的勤奋。

  “我做科研、培养学生都持一个基本理念,就是要勤奋。”李晓维说,“假如以半天为1个单元来计算,如果只是朝九晚五地工作,一个星期就只能完成10个单元;但是,假如晚上也工作,一天工作3个单元,周末也工作,那么一周就可以完成21个单元。这样的话,用别人干五年的时间,我们就能干出十年的工作量。笨鸟先飞,勤能补拙,我们多花点时间,多用点功,就能把实验做得更扎实一点,把一些问题考虑得更周全一些。”

  去国外开会时,李晓维喜欢去当地的科研院所、高校和实验室看一看。走遍世界,李晓维感到,中国人的勤奋是有目共睹的。“但是,目前我国的半导体芯片在高端硬件设计和制造方面仍与国际顶尖水平存在好几代的差距,我们还需要更加努力。”他说。

  心中承载着我国芯片行业核心技术自主创新发展的使命,李晓维30余年来在专业领域埋头钻研,砥砺前行。“虽然工作占据了我生活中的大部分时间,但我可不是一个科学怪人啊,娱乐放松也都要有。”

  走路,是李晓维喜欢的解压方式。“我喜欢边走边思考,走路时我能从习惯性思维中跳出来。我还喜欢写毛笔字,有好多毛笔,书法能让人的心情沉静。”

  “假如一个时间段工作思路遇到瓶颈,我会去看电影,新片大片我都看,但一年不会超过十场。”李晓维说。

  质量:芯片可靠性的基石

  “现代生活,基于对信息的获取和处理,而处理器芯片是现代信息技术的引擎,是数据处理的核心。假如一个人每天接触的芯片少于20个,这个人就没有充分享受到现代信息技术带来的便利。”李晓维说。

  小到一枚耳机,大到占地上万平米的数据中心;家中的电视、冰箱、洗衣机,出行依赖的汽车、高铁、飞机……都离不开芯片。

  芯片不是衣服鞋帽,但同样也可能存在质量问题,它的质量直接关系到人们的健康、日常生活甚至国家的安全与经济发展。

  “电子产品和普通的生活日用品不同,当一个处理器或一枚芯片不能正常工作,可能影响到整个系统。”李晓维举例称,比如,一枚用于卫星控制的芯片出现计算错误,卫星在太空中的姿态就会出现问题,可能会偏离运行轨道,而发现和解决这一问题往往需要很长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