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官网网站: 社会 2019-08-09 04:40 的文章

长三角一体化进程中的乡村社会治理创新

  

长三角一体化进程中的乡村社会治理创新

  第二,秩序目标方面,以政治安全为根本的主导性治理。面对乡村治理面临的结构性变迁,需要以乡村振兴战略的实施为依托,重塑新形势下城乡的基本关系,加强国家权威在乡村的组织力与领导力,建设具有政治认同感和合作力的乡村自治秩序共同体。为此,强化党的基层组织建设,克服组织力量的虚化、弱化和边缘化问题至关重要。与此同时,将党的政治优势全方位嵌入到自主性日渐趋强的乡村建设之中,引导基层社会力量开展制度化的有序参与,形成合力与活力,亦是发达区域乡村社会建设的内在使命。

  (作者系苏州大学东吴智库研究员,苏州大学政治与公共管理学院教授、副院长)

  合理识别新时代长三角一体化进程中乡村治理创新的“实景场域”,并在此基础上研判具有针对性的治理需求,至关重要。众所周知,苏浙沪皖地区位于中国东部地区,区位优势明显,乡村经济发达,城镇化率高,城乡一体化水平位居全国前列,有着优良的社会治理基础。面向治理现代化,在快速市场化、城镇化和信息化背景下,长三角区域的乡村社会治理,核心问题是面向持续变迁中的社会结构的平衡机制如何建立、如何造就利益组织化的秩序。从这一角度出发,就是要着力解决资本逻辑和市场法则“渗透”“浸染”过程中,乡村社会成员身份分化、角色多元化、权衡利益化和交互方式网络化趋势下的合作共同体重建与重构。面对乡村社会传统血缘关系、地缘关系、业缘关系深刻变化所引致的“异样世界”,一个日渐“现代的”、半熟人半陌生人的乡村社会,业已遭遇因生活场景转换、共同劳动阙如、互助式劳动交换模式式微、人际疏离、信任流失、“集体”概念模糊带来的种种困境和问题。这之中,既包括生产空间与生活空间分离造成的利益纽带松散,也包括因村社组织松散甚至瓦解造成集体活动成为“追忆”情势下的合作困难。为此,创新乡村社会治理,第一要义就是要在持续优化农业农村和农民构成的基础上,形成既符合市场化导向的经济发展,又要在与经济动态发展相匹配的基础上调整和优化乡村社会结构、促进自主秩序的发展和完善,实现高质量的乡村善治。

  第五,技术路径方面,开展套叠式的乡村社会治理精细化。搭智能化综合平台、建智慧化乡村,辅助乡村治理更加高效集约。本质上,网格化治理是回应大数据条件下乡村社会治理信息不对称、力量碎片化、行动区隔性等困局的创新改进,通过纵向渗透与横向整合,以整体性治理的方式,提升乡村社会治理的有效性。实践中,长三角区域不断探索以“网格化”促社会治理社会化、法治化、智能化、专业化“四化”协调发展,正逐步形成“全效型网格化治理模式”,呈现出“网中有‘人’、网中有法、网中有制、网中有协、网中有力、网中有序、网中有治”的效能化特征,进而促进乡村社会和谐稳定发展。

  第四,建设方式方面,健全乡村党组织领导的自治德治法治。以自治增活力,以法治强保障,以德治扬正气,“三治”融合,建设法治乡村、平安乡村、民生乡村。这既是发达区域乡村治理体系的构建过程,更是夯实乡村治理中民众主体性、治理公共性和实践法治化相融合的乡村治理现代化路径。可以说,“六位一体”的乡村治理体制、“三治”结合的治理体系与“三共”衔接的治理格局,实质就是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乡村善治之路。在这方面,长三角区域一体化发展国家战略的实施,给该区域乡村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全面探索和持续创新创造了重大契机。

  第三,发展格局方面,形成共建共治共享的乡村社会治理格局。共建、共治、共享,分别回答了由谁来治理、怎样治理、为什么治理的基本问题。在长三角一体化进程中,乡村在强大城市化的多向作用下,会出现更多的流动性和不确定性。但是,规避乡村社会各种优质资源向城市单向度流动可能带来的风险,既要有爱农村、懂农业、爱农民的工作队伍,更要有不断完善的村级组织体系和合作治理机制,依托“结构—文化—规则体系”的治理链条和逻辑进路,匹配农业现代化产业体系、经营体系和服务体系,形成治理有效、充满活力、和谐有序的新农村。

  在长三角地区进入一体化发展的新阶段,长三角一体化进程中的乡村社会治理也面临新挑战,迎来新机遇。进入新时代,长三角区域一体化中乡村社会治理创新这一命题的要义,在于在国家治理体系现代化的新格局下,调适性地发展出导向乡村秩序建设的治理思路、创新举措与实施路径,实现乡村善治。

  第一,治理体制方面,健全强化以党统摄的组织化权威。根据《关于加强和改进乡村治理的指导意见》,现代化的乡村治理需要建立健全党委领导、政府负责、社会协同、公众参与、法治保障、科技支撑的现代乡村社会治理体制。这种体制,实际上就是在原来“五位一体”的基础上衔接现代科学技术、全面促进乡村社会建设,这是长三角一体化战略实施推进中,以党建引领促乡村现代化治理,深入探索乡村社会治理的系统性、精准性和协同性,全面增进民生福祉需要深入探索和着力解决的问题。

  实现乡村有效治理是乡村振兴的重要内容,也是长三角区域一体化发展国家战略的题中之义。探索具有根植性的治理体系和共生性的治理能力,对于长三角区域乡村治理现代化具有重要意义。

  (本文系国家社科基金重大课题“打造共建共治共享的社会治理格局研究”(18VSJ032)、江苏省社科基金项目“公共供求视域中自贸试验区改革的制度创新机理研究”(17ZZB005)阶段性成果,获江苏高校优势学科政治学、新型城镇化与社会治理协同创新中心资助)